關於部落格
  • 2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京津冀一體化瓶頸:中關村科技成果難以落戶

  時代周報記者 傅明   發自北京、河北、天津   京津冀一體化的推進再次將行政壁壘的歷史難題擺到了決策者面前。   據媒體報道,日前在北京市政協主持的“加快京津冀科技協同創新專題座談會”上,中關村科技企業家協會執行會長兼秘書長朱希鐸指出,津冀兩地企業對留下近在咫尺的北京的科技成果不夠積極,政府對於科技成果在區域內轉化落地的配套服務還不夠完善。   然而,河北省高新技術開發區主任郭海峰則向時代周報記者吐槽,並非他們對此不積极參与。事實上,河北省的高新技術園區正面臨與中關村對接難的問題。據其透露,他曾多方試圖約請對方座談和調研,並最終達成合作的共識,卻屢屢失敗。   同樣覺得和中關村難以“攀上關係”的,還有天津的一些地方幹部。   目前,最新的航天工業園和清華大學科研成果轉化基地已相繼落戶河北。而這些項目得以達成的共同點是,均屬中央直屬單位與河北的合作。   中關村成果僅4%落戶津冀   據媒體報道,北京市委常委苟仲文在“加快京津冀科技協同創新專題座談會”上說,“根據中央部署,京津冀一體化經濟發展戰略中,對於北京功能紓解的最大期待,就是對北京科技創新能力的紓解”。   中關村示範區提供的統計數據顯示,2013年,中關村示範區企業總收入突破3萬億元大關,是2008年的3倍,約占全國高新區的1/7;企業實繳稅費1507億元,也是2008年的3倍;收入過億的企業達到2362家,比2008年增加1344家;實現增加值占北京市的比重超過20%,對首都經濟增長的貢獻超過25%。   但這還遠未使中關村的科技生產力完全釋放出來。由於土地、資金等多重因素的限制,目前中關村自身的科研成果消化轉化能力已趨於極限,因此將科技成果拿出來賣給企業去轉化,成為中關村自身升級所必需的資金的重要來源。   但南開大學經濟與社會發展研究院院長劉秉鐮的數據卻顯示,目前中關村的科技成果轉化中,96%離開了京津冀,河北、天津分別拿去轉化的科技成果僅占中關村所有落地成果的2%和1.8%。而江蘇省落地的科技成果,則有85%來自中關村。   對此,中關村科技企業家協會執行會長兼秘書長朱希鐸對時代周報記者說:“津冀留不下近在咫尺的北京的科技成果,不是因為當地需求小,最主要是因為兩地企業對此仍不夠積極,政府對於科技成果在區域內轉化落地的配套服務還不夠完善。”但一些南方城市在中關村的159個實驗室都有派駐代表,隨時等待科研項目落地並主動搶購。而津冀企業卻從來沒有這樣做。   在北京市政協副主席傅惠民看來,“中關村大量科技成果無法在北京落地,卻被南方城市拿去,就是因為南方轉化成本相對較低,土地等資源比北京更豐富。但這些成本優勢天津、河北其實更突出,僅交通成本一項就已經比南方要節省不少了”。   除了大量中小型成果外,朱希鐸認為,很多涉及京津冀共同利益的科技成果在區域內的落地轉化率亦不理想,是源於三地政府對這些項目的配套服務過於碎片化。   “包括污染治理、生物醫葯等可供區域共同使用的重大成果,很多需要少則三五年,多則近十年的時間去轉化,這些就必須由政府牽頭引導社會資本共同開發。”朱希鐸說,“但目前三地政府對於這類技術的服務仍然是處在一次性補貼或召開對接會等方面,缺乏周期性的集成服務,無法幫科技成果聚集到需要的產業鏈,最終成果就只能被留在實驗室里。”   他認為,津冀企業要從根本上轉變等著北京送成果,或者等著政府幫助對接的意識。此外,京津冀三地政府也要有意識地去重點扶持一些有著共同需求的項目,包括環境治理、土壤修複、智慧交通、養老等,並整合區域內所有資源去推動落地。比如河北擁有較多產業園,可以滿足項目落地的土地資源,天津製造企業、物流等條件更充足,可以在這兩方面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據苟仲文透露,目前北京的中關村、亦莊已經在與河北、天津積極協調下一步合作規劃。北京的建議是,在環北京的區域內形成幾個創新型的衛星城,首先去建設配套基礎設施,再配合著將部分生產線集中在一起。   共贏式發展需超越短期利益   對於天津和河北在對接北京的科技成果時,在基礎設施、配套政策等方面存在的問題,兩地多位受訪幹部均不否認。他們表示,兩地正在盡全力完善自身,修補不足,但這並非一朝一夕能夠解決。   受訪的河北省幹部認為,由於歷史及現實的原因,河北絕對沒有實力與財大氣粗的江蘇、浙江、廣東等南方省份相比。就算公平競價,河北也不可能在競爭中拔得頭籌。   但河北與北京有著共同的利益,發展河北,提升河北的產業層次,對北京絕對是必要的。因此,北京在與河北乃至天津的合作中,不能只考慮個體城市暫時的經濟利益,而應該考慮三方長遠共贏的需要。   比如,如果不是考慮京津冀三方的共同利益,河北完全可以將化工廠建到豐寧、承德一帶,以解決當地的財政問題;也可以在張家口修水壩,發電也好,養殖也罷,都可以促進地方GDP的增長。但從保護環境,尤其是保護北京環境的角度考慮,河北顯然不能這樣做。   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所的一份關於《京冀間流域生態環境補償機制研究》的報告顯示,河北省的張家口、承德兩市是北京市重要的生態屏障和水源地。自1999年華北地區進入連續乾旱枯水年以來,水資源短缺、水環境惡化等問題日趨明顯。主要表現在:上下游用水矛盾突出,官廳、密雲入庫水量明顯減少;官廳水庫入庫水質下降;水源區生態保護與地區發展矛盾突出。   為瞭解決上述矛盾,自2005年開始,北京市與張家口市、承德市分別組建了水資源環境治理合作協調小組,制定了《北京市與周邊地區水資源環境治理合作資金管理辦法》(下稱“《辦法》”)。按照《辦法》的約定,從2005年到2009年,北京每年安排2000萬元支持張、承兩地相關區縣進行水資源保護。   但亞洲銀行的調研結果顯示,直到2009年,北京也未向河北支付過水資源生態補償金。河北省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所所長李嵐亦向時代周報記者證實了這一點。   在多位受訪的河北省政府官員看來,如果這筆生態補償金能夠到位,將部分緩解河北的財政窘境。   2006年10月,北京、河北兩地政府簽署了《加強經濟與社會發展合作備忘錄》,確立了包括交通基礎設施建設、水資源和生態環境保護等九個方面的合作項目。   至少,這紙備忘錄約定的合作項目未能如願實現。2011年河北省還信心滿滿地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召開新聞發佈會,宣佈“十二五”期間京津冀一體化必然實現,屆時河北省將至少與北京實現地鐵貫通等交通一體化。豈料不久後北京就“闢謠”了河北勾勒的京津冀交通一體化藍圖。時至今日,接近“十二五”的最後一年,京津冀之間仍有160多條斷頭路。   河北省尷尬的財政狀況也讓其無力對入駐的高新技術企業進行反哺。   郭海峰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他管理下的河北省高新技術開發區日夜期盼著能有大量代表國家先進生產力的高科技企業入駐,園區將為這些企業提供最優惠的土地,優先配置各項資源,園區甚至早已制定下為這些企業在稅收優惠以外提供財政反哺的政策。   但令他頭痛的是,河北省的高新技術開發區起步晚,財政底子仍很單薄,“真怕不能很好地反哺企業,為企業做好實事。”他表示,已將此問題向河北省政府彙報,目前政府正在積極解決這些問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